s
 
您现在的位置: 潮汕网 >> 潮汕文化 >> 本站专栏 >> 个人专栏 >> 杨芸儿专栏 >> 正文
    ★★★||【字体:
[原创]电视剧本《潮汕人家》第二次修改版
作者:杨颦儿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30

电视连续剧《潮汕人家》

编剧:杨颦儿

片头语:“当一段时光渐渐地远去而成为历史,成为了过往的时候,它所留给人们的不只是那些堆砌华丽的殿堂庙宇,不只是那些七彩斑斓的文字载体,而是印刻在人们脑海中的记忆。那些有着爱,有着恨的人们,那些曾经发生过的或悲、或欢、或喜、或泪的一个个关于人的故事。”

 

第一集

场:11,日,外,美国,纽约。

2009年,金秋时节。

通往机场的高速路上.

一辆豪华的轿车,向着机场的方向快速行驶着。

车后座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和一个年轻的女孩,这是旅居美国的,义和国际贸易集团的总裁杨二存和他的小孙女杨冰冰。

开车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他是老人的儿子,义和国际贸易集团的副总裁杨宽。

二存有些着急地:“还?#33464;?#20123;吗?阿宽。”

阿宽笑着::“阿爸,这已经?#33464;?#20102;,您别急,时间来得及。”

杨冰冰轻轻地?#35889;?#32769;人的肩膀,娇啧地:“阿公,平时您总是让我慢慢开,今天怎么老是催我爸开快些啊?”

二存轻轻一笑:“唉!阿公是回家?#37027;?#20102;。”

场:12,日外,机场候机厅门口。

汽车在机场候机厅门前停下。

二存和冰冰从汽?#36947;?#36208;出来。

候机厅门口早就有一帮人等候着。

一见车子,有人喊:“看!来了。”

大家蜂拥地向着老人跑了过去。

七觜八舌。“杨老先生!”“伯父。”“杨老!”“董事长!”

老人向大家点头笑笑:“你们还是都来了,怎么?还是舍不得我啊?哈哈!”

记者把话筒递到老人的面前:“杨老先生!这一届的国际潮联年会在您的家乡汕头召开,已经是百岁高龄的您,还亲自赴会,请问您现在的?#37027;?#26159;怎么样的?”

又一记者问:“请问您是做为义和国际的总裁还是美国纽约潮联会会长的身份前往的?”

二存微笑着:?#20843;?#35828;我已经是快一百岁了,可面对家乡,我是个游子!游子思归啊!我的?#37027;?#33258;然是极其热切的!至于我是以?#35009;?#36523;份赴会的?我想这并不重要,我杨二存离家在外漂泊几十年了,我想家啊!这次回去,?#19968;?#26377;一个重要的事,那就是参?#21448;?#23433;国纪念馆的奠基仪式,能在家乡,为郑安国先生修建纪念馆,那是我,也是我们潮人这两年来最热切的?#33041;福贸バ脑福?#25105;的?#37027;?#26159;无法言表的。”

记者:?#29240;?#23433;国先生被誉为是最杰出的侨领,作为他的同乡好友,您能谈谈他留给您的是?#35009;?#21360;象吗?”

杨二存;“对于国家,他忠心爱国,作为潮汕人民的儿子,他鞠躬尽瘁,对于家乡,他尽忠尽孝,作为一个银行家,他是一个儒商,大道国商,他的清廉,他的无私奉献,他的高风亮节,实为我们的楷模,他是潮汕人民的好儿?#21360;?#24314;立郑安国纪念馆,是为了永远纪念这位伟大的老人。”

记者:?#29240;?#23433;国纪念馆的筹建,杨老在其中做了不少的工作,您能谈?#25913;源?#34892;的感受吗?”

杨二存:“对照于郑先生所做的一?#26657;?#25105;所作的简?#26412;?#26159;微不足道,我很汗颜。唯一让我感到心安的是我能在郑先生的纪念馆的建设?#26657;?#20026;纪念馆掬上一把土。”

“杨老!杨先生。请您谈谈、、、”

杨宽和女儿,一左一右,护着父亲,分开众人,一步步地向前:“对不起,对不起,大家让让!让让!我父亲该登机了。”

杨二存微笑着,向众人挥挥?#37073;?#28857;头致意,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候机大厅。

场:13,日外.停机坪。

二存在冰冰的陪同下,走上了飞机。

场:14,日内,机舱里。

“各位旅?#20572;?#27426;迎您?#20439;?#20013;国南方?#23047;?#20844;司航班,此次的飞行目的地是汕头?#24050;?#22269;际机场,汕头是我国最先开放的经济特区之一、、、、、、、、、、”飞机上,广播员用甜美的声音正向旅客介绍着目的地的情况,随着解说员的声音,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汕头的风光。

杨二存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不由地泪光闪闪。

冰冰边把安全带给老人戴上,边问:“阿公,我们家离汕头远吗?”

二存点点头,又摇摇头:“照现在来说,不远!开车也?#22270;?#20998;钟的路程,可在几十年前,那时候,我和你?#21916;?#23601;是我的大哥,挑着一担鱼,要走回去,得用两个多小时。”

冰冰:“阿公,我们的家乡美吗?”

二存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美啊!那里都没有?#32422;?#30340;家乡美,只是这次回去,真不知还能碰到几个我同一代的人啊!”

冰冰咯咯一笑:“阿公,和您同一代的人,也就是百岁老人了。您还能认出来吗?”

二存:“人是认不出来了,可事?#19968;?#26159;记?#20204;?#28165;楚楚,这就是记忆,一生的记忆啊!我人还在飞机上,可?#33041;緹头?#22238;到家了,我?#22378;?#24050;经闻到了我大嫂做的鼠壳果的香味了。”

冰冰:“阿公,?#26131;?#36817;常常听您念叨您的父亲、哥嫂,他们是?#35009;?#26679;子的啊?我们的家原来是?#35009;?#26679;的?您给我?#27493;?#21543;。”

?#29677;擰!?#20108;存点点头,陷入了回忆?#23567;?/SPAN>

镜头幻化到一个世纪前的龙溪镇。

场:15,日外.龙溪镇。

民国二年,?#23435;?#33410;前一天。

韩江水从这里向着下游的出海口缓缓而去。

宽阔的水道,波平?#21496;玻?#22825;然而成的大湾。

江面?#20064;?#33336;争流,帆影相叠,装载着木炭的船只,竹排、木排,载有各?#21482;?#29289;的大船,陆陆续续停靠在码头上。

大湾里商船济济,桅杆?#33267;ⅲ?#36215;锚声,抛锚声,出航的号声,装卸货的叫号声,此起?#23546;洌?#32321;华的码头,吵?#26377;?#22179;。

拱形的大门,门楣上(龙官渡码头)五个大字,阳光的折射下金光闪闪。

靠着码头长长的石阶?#30001;?#30528;。一条大?#37073;?#36143;通全镇南北。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潮汕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   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25285;?#26412;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潮汕网(潮汕人)


© 2005-2014 chaoshanw.cn 版权所有 [备用域名:潮汕网.com]
潮汕网志愿工作室
多特蒙德云达不莱梅
广东快乐时时 时时彩技巧 时时彩后三组选6码 真钱抢庄牌九 966棋牌在线 二十一点手机版 鼎龙娱乐场 时时彩平台奖金高9.9798 bt365娱乐官网网 足球比分直播 北京pk10遗漏是什么 胜负彩专家 北京pk10两期全天计划 彩霸王六肖资料 手机打鱼游戏现金 时时彩后一稳定6码